• -日本残酷的运动会骏河御前大比武

  • Back
2022年10月11日 by 

日本残酷的运动会骏河御前大比武

运动会——是一种能激发参赛者潜能的活动,也是一种推动“文明进化”的活动。在早期,运动会属于一种大型的“活动”的助兴内容,顺带让参加的百姓“释放一下自我”。

但也有很多运动会因为某些因素,让百姓“释放”过头了就成为了另一种存在,比如说西班牙的“奔牛节”,最早竟然是一场长跑比赛。还有美国的橄榄球,也是发源自一场足球斗殴事件。

当然,今天讲的不是西班牙和美国,而是与我们相邻的日本。日本这个地方因为崇尚武士道精神,所以历来有着其专属的剑道比赛。

日本的剑道最早是源自中国的唐刀术,自三国时期传入日本之后,经过一系列的改良,成为了现在日本的国术,并衍生出了各种流派。

日本的剑术交流比赛,用的都是练习刀具,也就是木刀或者是竹剑。有时候为了参赛者的人身安全还会佩戴护具。特别是在古代日本,剑术比赛的目的,是为挑选出最强者来担当诸侯家的剑术教练。

那些参加比赛的剑士都出自各地的名门正派,属于整个国家的储备人才,即使在赛场上,也会规定“点到为之”,最严重的也只是造成身体上些许的残疾,基本不会当场殒命。因为一旦出了人命损害的不仅是国家利益,还会引起双方道馆间的报复性械斗,让形势更难控制。所以一般的比赛都会将参赛者的安全作为第一项,特别是在太平盛世的时候。

但事情往往会有特例,,这个人就是德川忠长。他是当时德川幕府二代将军德川秀忠的三子。一开始的忠长能力十分突出,颇有治国之才。父亲德川秀忠对他也是宠爱有加,并且想要让他来继承将军的位置,但是在家中奶妈的怂恿下,其祖父德川家康出面阻止,于是秀忠不得不以长幼的顺序将将军一职授予了哥哥家光。

“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德川忠长感到十分愤怒,迁怒于周围所有的人。行事也越来越乖张暴戾。元和10年(1624年)他接任骏河府,官至大纳言,成为当地最高的行政长官。宽永3年(1626年),忠长的母亲阿江去世,享年五十四岁。脱离了母亲的管束之后,更是无所顾忌。做出了各种暴虐的事情,比如在禁止杀生的浅间神社猎杀猿猴、豢养猛兽咬伤下人,为了琐事斩杀小厮与下仆,更是举办了前无古人的“骏河御前大比武”。

骏河御前大比武本来是一个助兴的活动,是给将军助兴的。往年的御前比武用的都是木剑,且点到为止。而这次比武,将军并不在骏河府,所以就成为了给忠长助兴的表演。

但是,忠长的目的不在于表演,而是想挑选出一批忠于他的“死士”,来实现他一直以来谋反的愿望。当然这些事情不能对外宣扬,那么怎么来挑选呢?忠长一拍脑袋,让过来参加的剑士用真剑来比,杀到一方死亡为止,愿意来的就是对自己忠心的表现。

当时日本已经结束了战国时代,各地的诸侯也早已收起了刀枪,在太平盛世之中肆意亮凶器本来就是禁止的。即使是真剑进行比斗,这也只是各个门派私下的报复行为,不会出现在台面之上。

真剑比试的消息一出,就引起了骏河府中极大的哗然。很多幕僚都不赞成这样的比试,认为这不仅会人才损耗,还会被上级幕府怪罪。为了终止这场比试,甚至还有老臣在会议上切腹自杀,以死来向忠长提谏。当然,这些事情,忠长并不以为然,更是给其他地区的诸侯寄去了邀请函,其中就包括了战国时期的名人伊达政宗。

当然,作为骏河地区的绝对统治者,忠长的话等同于“圣旨”,下面的家臣也不知道主子真正的心思,即使心怀不满也只能继续执行。于是各地开始募集当地颇有实力的剑士来参加这趟“死亡运动会”。

而当时的道场的武士,出了馆主,其他的都与乡间农民无异,工资收入很低,所以他们的梦想就是凭借武艺正式进入幕府机构,谋得一份差事,这就像是现在能进“公务员编制”一样。

但在幕府时期,阶级固化已经形成,下级武士的上升通道很小。所以,像出人投地的下级武士就有一种“有机会就干,死不是个事”的精神,这也是最初的“武士道”精神。

忠长寄出的邀请函都被那些诸侯“打了回票”,这些从战国时期过来的老江湖都看穿了忠长的目的,也不予支持。但是本地的剑士募集还是很顺利,很快就募集到了一批参与比试的剑士。包括忠长自己安排的家臣在内,共有二十二人参赛。这些人在之前也都经历过几层的筛选,可以说是“死士中的死士”了。

这些参赛者互相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羁绊,有互相竞争的同门师兄弟,也有身负血海深仇的复仇者。这也让真剑比试具备了更多的肃杀之气。

当然,说是真剑比试,但这更像是一场无差别厮杀,因为里面除了名门正派中的剑士比斗,还有盲剑客对独臂刀王、长相怪异的镰刀狂徒与浑身刀疤的肌肉拳师,更有出自忠长家臣中的首席忍者和骑兵兵长。

从这十八般兵器的登场,也让整个赛场的氛围异常血腥,二十二人分成的十一组中有八组都以一方的剑士杀死对手结束,剩下三组则是双方剑士同归于尽。

在这场比武中,让当时的新当流和一刀流两个知名的门派损失惨重,先后失去了近七名拥有“免许皆传”的剑术高手,以至于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恢复元气。更让一些拥有“独门秘技”的门派比如“虎眼流”自此灭绝。

据最后事件亲历者所述,整个比试场内的白沙被鲜血染红,残肢断臂四处散落,处处飘荡着尸臭,一旁的参观者还没到结束就先后离场,跑去场外呕吐。“主办方”德川忠长神情凝重,平静地一直看到幕终。

不仅仅是比赛当天的杀戮,更糟糕的是一些大门派为了甄选出最强的剑士,在比赛之前已经经过一轮门派中的“内部淘汰”赛,所以真正死了多少当世高手已无法考证。

这次的比赛的血腥程度已然超出了预估,。那些辅佐过二代将军的老臣,也认忠长这次的行为已然脱轨,完全无法控制。于是将此事件直接上报给了当时还在外面的二代将军德川家光。

德川家光得知此事之后,明白了自己弟弟举办这次“血腥运动会”的真实意义,说了一句“这家伙没有好下场的……”宽永十一年十月(1631年),也就是比武结束后的一个月,忠长被撤职,软禁于甲斐府。来接收骏府城的上使青山大膳幸成看了这场比武的记录后,叹气说道“只当作是天魔所为的罢…..” 随后将记录比武的文书付之一炬,告诫众人,这场比武的情况不要再向外界透露了。

因此,与此次比武直接有关的官方记录就这样被销毁了。同年十二月,德川家光发布诏令,赐死忠长,原因是在身为诸侯领主做出了不当言行。虽然说诏令中没有具体说明是哪里言行不当,但大家都明白德川家光是给了弟弟一个面子,没有当面揭露他的谋反意图罢了。

虽然说这次比武的官方记录早已湮灭,但是当天还有观众在暗中记录整个比武的概况,并流传出来,然后再经过各个时代的文人考据,将其中的一些故事进行了深入的演化,成为了现在所能看到的多个版本。

现在我们能接触的骏河御前比武故事大约有3-4个版本,这些故事的基本内容大致相同,完全可以在其中了解到这场血腥比赛的概况。一场作为“谋反”预演的比赛,本就是为了满足忠长而设的,那些为了为了出人投地而参赛的武士们,不管输赢,皆是骏河府这棋盘上的棋子罢了。

Leave you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