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男足能踢赢日本吗「民国男足有多狠十年间压得日本队抬不起头打得欧洲队心服口服」

  • Back
2022年10月9日 by 

中国男足能踢赢日本吗「民国男足有多狠十年间压得日本队抬不起头打得欧洲队心服口服」

2022年2月1日,大年初一,在这个本该阖家欢乐,每一个中国人寄托着美好来年愿景之际,不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国足以1:3的成绩不敌越南队。

国足惨败的消息,很快就像暴风骤雨般席卷了全中国,几乎所有的人无不怀着愤恨、咒骂和恨铁不成钢的愤慨之情把国足批得狗血淋头。

民众的愤怒、球迷的悲伤和失望并不是没有来由。要知道,中越自1960年交手以来,十年间大小数战中国从未败给越南,纵然国足已经成了很多人心目中扶不起的“阿斗”,但相信很多人依然对国足抱有东山再起的殷切希望。

然而,这一切到了虎年的大年初一却似乎划上了一个句号,广大的球迷甚至都不敢相信,中国足球的水平经过几十年的苦熬,竟连小小越南都干不过。

更令人气不打一处来的是,值此国足惨败之际,越南总理亲自给越南球员发红包的视频疯传,十足印证了那句“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至理名言。

不仅如此,韩媒《Naver》也趁机落井下石嘲讽地表示:中国男足已坠入地狱,就目前而言,中国男足接下来面对沙特和阿曼,连输两场也不奇怪。

面对国外大量的嘲讽和国足跌到谷底的成绩,在这次中越对决赛中,国足的表现能不引起国内民众的震怒吗?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86年前,中国国足也曾败北于对手,但中国球队却创下了十年压得日本队抬不起头,打得欧洲球队心服口服的神话!

这是怎么回事呢?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从现代足球在中国发展的历史讲起。

现代意义上的足球起源于英国,而中国现代足球运动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晚清时期。当然,如果要细究古代足球的最早起源,现代足球恐怕也得认古代中国的蹴鞠为“祖宗”了!

1863年,现代足球在英国正式形成后,伴随着英国在全世界殖民地的疯狂扩张,现代足球运动也随之被带到了世界各地。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不久,腐朽无能的晚清不得不对外开埠通商,作为远东桥头堡的上海,彼时,西方各色风物从此处纷纷涌入。由于现代足球在当时风靡一时,因此它也是最开始被洋人引入的新鲜事物。

起初,洋人玩足球,中国人也只是看看热闹。渐渐地,随着足球运动影响力的扩大,一批赶时髦的中国人也开始加入现代足球运动。1902年,上海教会学校—–圣约翰大学率先成立了“大辫子足球队”,并引进外籍教练教授中国学生踢球。

取这样一个别具一格的球队名字,倒不是中国人喜欢标新立异,而是当时的中国还处于晚清政府的统治之下,中国人清一色拖着长长的大辫子,外国人看到这种奇特的景象便索性把足球队的名字也打上了浓浓的中国印记。

除了圣约翰大学将足球引入校园,上海交通大学前身—–南洋公学也成立了南洋公学足球队。这两支足球队在当时的上海滩被誉为“上海双雄”。

之所以有如此较高的评价,就在于当时的中国人为了足球简直就像是打了鸡血般拼尽了老命。南洋公学校长唐文治是超级球迷,他不仅把足球比赛视作办校的大事,而且还身体力行每逢足球比赛,他都会亲自率领好几百号人到现场当啦啦队,为现场的足球队员敲锣打鼓,拼命呐喊。

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上海一带动辄数以千计的居民经常跑来观赛,甚至全国不少地方的球迷也会专程跑来观摩足球赛事。

校方极度重视足球这项体育运动,球员们也是拼了命地在球场上搏击。

当时的球员由于个个拖着油光光的大辫子,因此,在比赛开始时,球员们会把辫子盘在头上,以防辫子碍事儿。可足球是种剧烈的体力对抗运动,在赛场上双方选手往往为一决胜负用尽气力拼到底。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盘在头上的大辫子在一阵剧烈的跑动后就全部掉落了下来,最后甚至都散成了麻花状。双方的球员激烈地奔跑,脑门后的大辫子就像一根皮鞭在空中盘旋,当彼此贴身抢球时不受控制的大辫子猛烈地打在对方的脸上,往往一根辫子下去,脸上就是一道深深的血痕。观众们看得面面相觑,洋人更是心惊胆寒。

因此,在当时没有哪个洋人球队敢跟中国球队正面硬刚,他们不是畏惧中国人的球技,而是忌惮中国球员后脑门的那根“大辫子”。可即便冒着被大辫子误伤的风险,却依然阻挡不了彼时中国人对足球运动的热爱,现代足球的发展势头并未因此而停滞,反而愈发流行开来。

从这一点来说,这个时候的中国人,几乎都是用尽老命来玩球,甚至可以说,他们对待足球事业的热爱态度远远胜过现今的国足球员。早期的中国人正是凭着这点执着和认真,为日后民国足球事业的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民国年间,中国足球迎来了飞速发展的黄金期。从1914年到1925年间,由上海圣约翰、南洋、东吴、金陵、之江、沪江、复旦、东南等八大高校体育联合会组成的华东高校联赛,每年都如期举行,从此足球联赛制度逐渐在全国普及开来。

与此同时,在沿海城市高校足球联赛的影响下,东北地区大学间的足球联赛也相继展开。特别是在1928年,张学良出任东北大学校长后,更是身体力行全力推动东北足球联赛,使得一时之间东北的足球运动如火如荼。

在足球联赛的带动下,大批优秀的足球运动员被相继培养了出来,很多球队都有着不俗的实力和战绩。此时,民国足球运动迎来了第一个高潮。

但如果论及足球球队实力和新一轮民国足球高潮,香港南华球队的成立,则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香港南华球队成立于1904年,是亚洲首支华人足球队,也是东亚历史最为悠久的足球俱乐部。这支球队不仅成立时间早,而且组织高效,曾在上个世纪20年代长期称雄香港,甚至就连英国组建的球队都不是它的对手。

李惠堂(举旗者)

在1922年李惠堂加入南华球队前,日本球队是东亚足球强国,常常能在各种赛事中拔得头筹。然而,这种局面自李惠堂于1922年加入南华球队后发生了直线性逆转。

李惠堂,1905年出生于香港,1922年入选南华足球队,他从17岁开始足球生涯,足迹活跃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亚洲足坛。1928年李惠堂被亚洲足协评为“亚洲球王”。

1976年8月13日,联邦德国《环球足球杂志》组织世界球王评比活动,李惠堂同来自巴西的贝利、英国的马修斯、阿根廷的斯蒂法诺、匈牙利的普斯卡什一起被评为“世界五大球王”。

在那个年代,广大球迷中曾流传着“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的说法。李惠堂能一步步走向封神之巅就在于他的足球技术非常全面,各种动作娴熟,控球能力极强,足球一旦搭上他的脚,就好像磁石一样能稳稳地把球吸住,令对手几乎没有夺走的可能性。

不仅如此,他的盘、带、抢、传、射门、挑球过头等技巧都很出色,倒地卧射也堪称出神入化,对手往往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球就已经被他射入对方球门当中。

在李惠堂的带领下,南华球队在十届远东运动会中,除了第一届获得亚军,另外第九届连续斩获冠军,压得当时东亚足球强国的日本喘不过气来。

以至于日本足球队常常被中国足球队以四比零、五比零的大比分打得颜面尽失,原本号称“东亚第一强队”的日本竟被中国队死死摁住吊打。

日本队为挽回被中国足球队暴打的尴尬局面,曾在日本本土举办的第六届远东运动会上针对中国球队的攻防特点,针对性地事先做了周密的部署,企图占据主场作战的有利态势,将中国球队的威风就此灭掉,重新坐上“东亚第一强队”的宝座。

哪知,比赛当天,战事一开,气势如虹的中国球队将日本球队死死压在了日本的半场上,皮球在日本球门前游移不定、险象环生,惊得日本球队的教练和日本球迷一身冷汗。末了,中国队以3:0轻松结束了上半场比赛。

到了下半场开打后不久,中国队再次以猛虎下山之势连进两球,打得日本队毫无招架之力。考虑到日本作为赛事主办方,中国队为了给日本留点面子便故意让了个球。最终,全场比赛中国队以5:1轻松战胜日本队。

日本队被中国队打得没了脾气后,日本各大媒体纷纷感慨:“既生瑜,何生亮!”。上海《申报》将日本媒体报道的内容翻译出来后,盛赞“中国足球铁军,堂堂十年连胜!”从此,日本队被民国球队压得十年抬不起头,从此中国足球队有了“铁军”的美名。

中国球队能取得如此傲人战绩,绝非完全靠李惠堂一人支撑。事实上,当时的中国球队除了有李惠堂这样赫赫有名的“世界球王”,还有很多优秀的足球人才。比如,谭江柏(谭咏麟父亲)、戴麟经、孙锦顺等人都是那个时代的足坛翘楚,他们用“飞身头球”、“跳起倒钩”、“凌空射门”等令人叫绝的球技征服了无数球迷的芳心。就连“球王”李惠堂对谭江柏不无赞叹地表示:

“如果我有江柏兄的顶上功夫,那我恐怕会有比现在大得多的成就了!”

透过李惠堂的盛赞,由此可见民国年间出类拔萃的球员何其多也!也恰恰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中国足球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长期在东亚球场有着牢不可破的霸主地位。

民国时期的中国球队不光狠狠霸屏整个东亚,压得日本十年抬不起头,即便放眼整个世界范围也堪称罕逢对手!就连欧洲都被民国时期的中国球队打得心服口服!

1936年8月,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中国是奥运会成员国理当要参加。可当时中国球队明面上说是国家足球队,但实质上是一支以“民间赞助为主、官方兼顾为辅”的球队。

对于足球事业,当时的蒋介石政府忙着“清剿”红军和铲平各路大小军阀势力,大量的财政力量被投入到了庞大的军费开支中,哪里有多余的心思用在足坛上。因此,当时的中国球队经费捉襟见肘,想要出征海外,没有经费简直难如登天。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球队一面请求国民政府拨付经费,一面只得自谋生路“卖艺筹钱”。

果不出所料,国民政府在收到中国球队的请求后,竟然以财政紧绌为由,拒不支付任何经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中国球队只好靠“卖艺筹钱”为自身筹取赴柏林的巨额经费。

这一年,以李惠堂为首的9名球员与其他人共同构建起了出征柏林奥运会的代表队。为便于筹足“路费”,中国球员们从印尼华侨借到了一笔开拔费后,便乘法国邮轮去了越南西贡(今胡志明市),随后又在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缅甸和印度等东南亚、南亚诸国以足坛联赛的方式默默筹钱。

在两个多月的征途中,为了省钱,球员们住最低廉的船舱,住最便宜的旅馆,有时,全体球员住一个大统间,由于床位不够,有些人只能打地铺,甚至就连吃饭也全靠自己买菜做饭,完全不舍得品尝异域他乡的特色美食。

可即便在条件如此艰苦的情况下,他们依旧没有放弃,每个人都保持着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抱着为国争光、为中国人争口气的理想和信念,他们一口气在六个国家连踢了24场球,终于赚得了20多万港元。

在此期间,他们经历了无数的小伤、小病、体力不支和营养不足等困难,但他们从来不叫苦、不叫累,只要为中国人争取颜面,及早摆脱“东亚病夫”的帽子,任何摆在眼前的艰难困苦都无法阻挡得住中国球队的决心!

抱着这种最为质朴的想法和信念,他们终于抵达了德国柏林。两个多月的劳累过后,很多队员身体已经出现了不适,即便如此,他们依旧与对手英国队在柏林杀得惊心动魄。

1936年8月6日,注定是载入中国足坛史上不平凡的日子。这一天,中国球队将要与英国球队在德国的康姆逊球场狭路相逢。

现代足球发源于英国,而英国又是欧洲头号足坛强国,即便至今,英国依然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要以此种状态迎战英国队实在凶险难测。

这天下午五时,中英足球队在康姆逊球场正式展开对决。两支实力不俗的球队遭遇,自然引得场内挤满了上万人观赛。上半场在一声刺耳的哨声中拉开帷幕,中国队凭借着灵活的战术,积极抢拼,突然,中锋李惠堂一脚下底传中,球自地面腾空而起,“铁腿”前锋孙锦顺趁势来招“凌空射门”,皮球几个跟头后呼啸着刺入英国队门网。

正当全场欢呼雷动之际,英国裁判竟吹起了“黑哨”,罚判孙锦顺越位,射门无效,中英双方上半场在一场激烈的拉锯中以0:0打平。

半场赛休息后不久,由于中国球队此前已经连踢了24场,加上长期以来的旅途奔波、营养不足和小伤小病,经过上半场的激战已是体力严重透支,打下半场已经很是吃力了。

可纵使如此,中国球员们仍旧抱着誓死一搏的态度,在短暂休息后立马投身到了下半场的比赛中。

在一番惨烈地厮杀后,到了下半场距离结束仅20分钟时,中国球员的体力彻底跟不上了,英国球队见状便趁势连射两球。最终,整场比赛下来,中国队以0:2告负。

在1936年的奥运会中,中国队尽管输了,但中国球员拼死敢战,为捍卫荣誉而奋不顾身的精神,深深打动了在场所有的球迷和观众。尤其是中国球队所展现出来的超强综合实力和技术水平,完全征服了整个西方世界。就连素来瞧不起中国人的西方媒体也不吝赞扬道:“中国足球水平,绝不亚于欧洲各国!”。

中国球队不敌英国球队的消息传回国内后,彼时,所有的中国人都无不为之肃然起敬。在中国球迷看来,中国队虽然输了,但他们以自己的高超球技和誓死捍卫民族尊严的实际行动,赢得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尊重,洗刷了中国人“东亚病夫”的蒙尘,当时的国人将中国球队欢呼视之为民族英雄。

从1936年到2022年,86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球队实力不仅没有得到丝毫的提升,反倒在全国人民新年之际,送上了被越南吊打的心塞消息。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对不起全国人民的殷切期盼;对不起他们动辄年薪千万的丰厚报酬;更对不起举国体制下的全体中国人民!

享受着超高的年薪,住着豪华大别墅,开着极品豪车,却把老一代先辈筚路蓝缕积累起来的中国足球声望败了个干净!这样的球队希望在何方?又怎能不令全国球迷唾骂?

相比之下,看看当年那些民国球队的队员们吧!在1936年奥运会赛事失利后,赢得欧洲各国尊重的中国球队相继访问了德国、法国、瑞士、奥地利、荷兰和英国。

在此后与上述六国的比赛中,中国球队以高超的球技连战连捷,9场赛事打得欧洲人心服口服,以至于欧洲人为之啧啧称奇;各大报纸头版头条大篇幅报道;伦敦市长为之亲自设宴招待,就连驻欧洲各国外交人员不由得感叹:作为一国之外交官,我们享受到的礼仪竟远远不如中国球员们的高!

86年前的中国球员们,他们住着最低劣的房间;乘坐着最廉价的邮轮;吃着最普通的食物,却创造出了“亚洲第一”的神话,成就了一段封神的佳话,而当今的国足呢?

参考资料:

1.《民国足球史话》(作者 常家树 《同舟共进》 2017年第6期62-65,共4页)

2.《浅析足球运动在民国时期的兴衰》(作者 吕贵原 贺桂林 《兰台世界:上旬》 2015年第10期80-81,共2页)

3.《民国足球运动发展历史研究》(第十一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论文摘要汇编,2019-11-01)

“谁是球王”足球民间争霸赛总决赛侧记

历时半年、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港澳台地区的“谁是球王”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2月14日在京实现终极对决,新疆喀什儿子娃娃队、香港15队和广东广州怡丰队分获娃娃组、青少组、社会组全国“球王”,此次“谁是球王”足球季从2014年8月8日启动以来,共有超过13000支队伍报名,150000人参加比赛。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刘鹏,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中央电视台副总编辑李挺到现场观看比赛并分别为三个组别冠军颁奖。
教育部体育卫生和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总局群体司巡视员兼副司长范广升、副司长邱汝,总局青少司副司长张智,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魏吉祥等观看比赛。曾担任八大赛区教头的高红、彭伟国、金志扬、张路、迟尚斌、宫磊、余东风、徐阳也齐聚总决赛,为选手助威指导的同时与观众共同见证中国足球民间球王的诞生。
世界杯和亚洲杯直播中的老搭档贺炜、刘嘉远、张路、徐阳担任了这场中国民间足球巅峰之战的解说。娃娃组总决赛率先上演,刘鹏为比赛开球。娃娃组比赛开场不到一分钟,新疆队当家球星艾菲尔丁闪击破门,拉开了新疆队的进球序幕,而艾菲尔丁更是上半场便完成了个人帽子戏法。8比2新疆队大比分获得了比赛的胜利。赛后,新疆队进攻核心艾菲尔丁难掩兴奋之情,被问到对自己今后足球生涯有何规划时,这位犀利的“进球机器”略显害羞地说:“希望能进到职业队,踢正规的职业联赛。”
随后进行的湖北武汉十二初中梦想队与香港15队的青少组比赛,由于双方水平接近,0比0的比分胶着到下半场。随后,僵持状态被湖北队41号姜子龙左路禁区外远射打破。而香港队迅速展开反击,5号郑展鹏迅速将比分扳平,1比1的比分也将比赛拖入紧张的点球大战。最终,香港队以4比2拿下点球大战,总比分5比3取得青少组冠军。
最后进行的社会组比赛,广东怡丰队凭借硬朗的球风在上半场便将比分锁定在2比0。比赛临近结束,台北青年队8号黄柏钧打入一球,最终比分定格在2比1。
曾担任全国半决赛教头的宫磊在赛后高兴地说道:“希望‘谁是球王’这样优秀的平台能涌现更多出色的足球人才!”在评价三组别选手表现时,宫指导表示三个年龄段来自南北不同地域的球员风格非常鲜明,“过去我们说南北对决是广东和辽宁,现在在‘谁是球王’,南北对决变成了新疆和广东。新疆娃娃身体条件优越,广东娃娃脚下灵活。”
社会组比赛中场休息时,宫磊、徐阳、彭伟国代表“教头队”与高红、新疆和广东娃娃、以及曾代表吉林参加东北赛区娃娃组、现已被长春亚泰队选中的杨二孩进行了一场趣味十足的互动足球赛,最终0比0握手言和。赛后彭伟国表示:“广东娃娃表现比我当年11岁时强多了!”徐阳也认为:“中国足球的未来的确在这些孩子身上!”
本场比赛,来自德甲劲旅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的全球形象大使保罗·布莱特纳也来到现场。他将在青少年组的对决双方中挑选10名队员前往慕尼黑参加青少年培训。展望中国足球的未来,布莱特纳说:“在我的家乡小镇,只有3000人,却有32家俱乐部。必须通过基层俱乐部使更多的普通人参与到足球中来,才能全面提高中国足球实力。”
有新疆孩子们胜利的舞蹈,也有广东娃娃悲伤的眼泪,但当终场的礼花绽放,所有人在狂欢中最终收获的都是足球带来的最纯粹的快乐。正如主持人张斌所说:“希望通过‘谁是球王’,未来有更多的孩子们参与到足球这个项目中来,只有踢球的人多了,中国足球未来才有希望。”

谁是球王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

总决赛时间是2015年春节。
2015年“谁是球王”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共分海选、大区赛、总决赛三个阶段,大区赛将在11月开始,总决赛则将于明年春节前进行。
选拔分为娃娃组、青少年组和社会组,其中校园足球是开展的主体。

Leave you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